生命中喜欢过的——雅克•赫尔佐格&皮埃尔

January 14, 2014 | tags 雅克•赫尔佐格&皮埃尔   | views
Comments 2

       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JACQUES HERZOG & PIERRE DE MEURON),在中国可以说家喻户晓,因为他们的作品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项目,伴随着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欢呼声,带着中国人的骄傲也响彻了全世界。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这对合作伙伴默契的设计理念和思想。

我们的合作

       我们是普利兹克奖的获奖人当中,唯一全数作品都是合作完成的工作伙伴。2001年普利兹克奖的评审团认为,我们的密切合作,双方的能力与天赋彼此互补。虽然赫尔佐格比较像是事务所的发言人,但作品确实是双方长期合作的成果。
       皮埃尔德梅隆和我就像孩子一同游戏,共同设计。当然在每个项目里,其中一人可能会做的比较多,另一个人可能做的比较少。我们的特质与天赋相当不同,两人也不会单独决定自己的项目。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作品,是由我们一同创造的。
       皮埃尔和我的合作确实已经延续了三十年以上,我们合作无间,从没有详细分析这层关系。我们认为,未来必须将这种合作关系,拓展到拥有不同创作能力的人身上,包括建筑师、工程师、生物学者、艺术家,还包括一般的工业从业人员与成本会计师。我们没兴趣把自己的事业膨胀到庞大的集团,因为经验告诉我们,如果这样,会导致公司支出不同比例地增加。

突显物质性

       我们对说故事不那么有兴趣。正因为如此,我们不会设计很有叙事性或教育性的建筑。相反地,我们会尽量在最基本的层面,表达建筑使用的材料、项目地及物理现实世界的存在状态。我们对基本的问题有兴趣,例如:什么是墙?什么是表面?什么是透明?这些问题会立即影响观察者的感官与感知能力。我们力求世界的物质性与感知的多元性,这是人类的核心状态。在我们看来,物质性必须被突显,才能展现建筑与艺术的精神特质。我们喜欢重量,也喜欢轻盈的结构,没有偏好哪一种。

存在的现象与实际的现象

       我们作品的重点,向来是把现实世界融入作品中,借以反映出现实世界。我们把这种手法比喻为合气道师父的策略,他们借力打力,将对方的攻势化为自己的力量。运用这种方式,就能产生新的东西。
       世上有些地方维持静态,有些地方却很活泼。我们从城镇规划的观点研究这些现象。就建筑来说,环境的变迁对我们非常重要,要从光线和季节来定义时间,并与建筑产生互动。
       我们考量感官能力的范围,也透过它来测试自己的理解力。我们的文化倾向于减少感官效应,专注于认知特定的知识范畴。我们不是在复制已知的东西,而是把缩小的感官文化,再度扩大。

建筑,为人类量身打造

       用光鲜亮丽的方式来描绘建筑,通常是经过设计的产物,可以说是政治性的影像。这种虚拟影像能够诱惑、获得政治上的成功、欺瞒、误导,但模型则是诚实的东西,原始又古老。我们不信赖电脑,如果从影像开始着手,我们就不知道该如何连系到真实、可体验的物理现象。从这方面来看,模型体现了我们对身体与现实的原始理解。我们的建筑很讲究为人类量身打造,而我们所理解的人类,是二十一世纪的挑战与可能性的交汇点。一旦建筑仅限于视觉体验,建筑就死了。

矛盾的建筑

       我们在接一件委托项目之前,会问自己能否创造出超越商业层面的成就。我们擅长制作允许矛盾存在的建筑物,拒绝参与只有单一用途、单一诠释,甚至是意识形态诠释的项目。在北京,没有任何人要求我们做出有意识形态的建筑物。

在中国做建筑

       我们知道目前有许多建筑师表示,他们决不考虑到中国盖房子。这种态度既天真又傲慢,反映出了不了解,也不尊重这个国家在过去五千年来,不断创造出非凡的文化成就,而且至今依然如此。
       我们现在深信,在中国做建筑师是正确的选择。我们确实认为这个国家有些事情已经放开。我们看到进步,也应该从这一点继续下去。我们不想过分强调自己的角色,但这座体育场或许是这条路的一个构成要素,或至少是一块小石头。
       在你把眼光放到建筑的那一刻,在你基于任何理由,对于建筑的任何一点(或许是细部)产生兴趣的那一瞬间,建筑就变得当代了。当建筑的某个层面引起了你的注意,并让你开始思考、让你的心智开始运作时,建筑便有了生命。

未来

       过去两年,皮埃尔和我越来越注意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今天如何工作?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想要什么?能做什么?如何让年轻建筑师能独当一面?如何调整组织形式以适应这些变化?皮埃尔和我希望上了年纪之后,依然能够参与项目设计。但前提是,事务所能够良好运转。这表示来自全球的年轻人,能在全世界为我们工作。这种跨时代合作也可能成为社会的典范。

       我们思考、绘制、想象、描述建筑;为建筑拍摄照片与影片;我们界定何谓正确、更正确、或较重要、较老旧或当代建筑;我们喜爱的建筑,或至少在生命中某个阶段喜欢过;我们曾经做过的建筑,是日日夜夜以所有感知力量与之相伴,投入全部精力与体力。那些建筑,少了我们就不存在,而少了它们,我们也不存在。是的,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两人的合作,正如他们的誓言,少了彼此,或许这些建筑也不会存在。 


    相关文章:


  • quote 1.FSC认证
  • http://www.ceoyes.cn
  • 人才呀
    FSC出口认证,木材FSC出口证书,纸品FSC认证,木质FSC认证,衣架FSC认证,木质家具FSC认证,FSC办理公司,FSC服务公司
    http://www.ceoyes.cn
  • 2014-11-11 10:42: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FSC认证
  • http://www.ceoyes.cn
  • 超人强
    ISO9001认证,ISO9001服务,ISO9001公司,ISO9001查询网站,ISO9001真假查询,ISO9001年审,ISO9001客服电话,ISO9001培训
    http://www.ceoyes.cn
  • 2014-12-22 19:06:2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