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的理性与非理性

January 16, 2014 Views
Comments 2

       20 世纪90 年代中后期,我在赫尔辛基学习建筑学,那期间我碰巧赶上了建筑行业的危机。那时的芬兰正经历着经济萧条,那种经济瘫痪不像现在的希腊和葡萄牙,建筑师的就业率低得可怕:在我进入大学的5年前,约有60% 的建筑学专业学生找不到工作。只有寥寥无几的新项目被提上日程,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公寓楼,就是施工企业很喜欢的那种单调重复性建筑。

分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