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斯特加特的虚拟工程中心

September 23, 2013 Views
Comments 1

     斯特加特的虚拟工程中心(ZVE: Centre for Virtual Engineering)地处Fraunhofer IAO的研究园区,专门从事跨学科的工作流调查。UNStudio设计的这座中心将研究潜力扩大,对新的工作环境和产生工作环境的设计手法有了扩展的认识,通过新型的办公楼激发了沟通、实验和创造性。

     实验室和研究设施与公共展览区域连接起来,并为参观者带来了开放和 具有沟通性的建筑概念。不同的工作区域根据员工的需求进行布局。可持续性也是要考虑的关键因素。建成后这座建筑将获得德国可持续建筑理事会(DGNB)的金级认证。

     经历了紧密的分析阶段后,各个设计要素在空间组织中得以实施。工作区域各自交融,推动了跨学科的工作进程。透视般的参观路径中,明亮色彩的楼梯成为了导引的标志。立面和内部空间的颜色也不同,指引人们去往办公室或实验室。建筑结构中包括一部分泡沫板天花板,这既是替换混凝土天花板的一个较为经济的手段,也减轻了份量,增加了没有梁柱的空间的面积。

     主要的结构分为四个核心,天花板横跨了这些核心和立面区的梁柱,提供了无梁柱的空间。地板下安装了喷水器管道,减少了暴露在外的设施。较深处区域的空气也是通过地板下的风道来提供的。绿色屋顶能够存储雨水。

     低维护、可分隔和可再生材料被用来搭建框架和立面。建筑圆形的外观比矩形外观的轮廓线减少了7%,这样立面的比率也更佳,玻璃立面仅占了32%。沿着立面所有的空间都能够通过可开启的窗户和遮阳板进行通风。

阅读全文建筑设计UNStudio设计  

编织表皮的被动式住宅

September 23, 2013 Views
Comments 2

设计师:BLAF建筑事务所
地点:比利时,阿瑟
设计团队:Bart VandenDriessche, LievenNijs, Barbara Oelbrandt

照片:Stijn Bollaert
阿瑟,比利时,BLAF建筑事务所,住宅类项目
客户:Alex De Broe, Barbara Oelbrandt

立面:Eva Mouton

合作:Thomas De Ridder, DimitriVermeire, Stefanie Dieleman, Stefan Goossens, KarolienAndries
结构工程师:Frank Haentjens

比利时在欧洲是一处人口密度极高,并不断分散化的国家。在土地私有化的基础上,比利时的现有空间发展已经走到一处瓶颈,变得不那么公正合理。

这处位于阿瑟的项目并不是要批判当下的这种情况,而是去探索一种积极的可更替的一种新方法,并希望能够改变导致这个问题的人们的行为方式。从而体现出建筑师对于探索建筑在空间、社会还有节能方面的潜力。

新项目的地址是位于一处1960年的建筑物的基础之上的,从而这个新建筑对周围的环境而言,是一个更加社会化也更加富有友好态度的元素。偶然设计出的半公共空间打破了私人和公共的明确界限。

考虑到基地的地形还有朝向,还有建筑的被动式概念,设计师设计了一个高效的建筑表皮,从而突出乐建筑的透明性、灵活性以及社会性。

 

多伦多的摄政公园水上中心

September 22, 2013 Views
Comments 1

     MacLennan Jaunkalns Miller事务所设计的多伦多摄政公园水上中心(Regent Park Aquatic Centre)获得了2013年安大略建筑师协会的卓越设计奖。这座面积为2.8万平方英尺的建筑建成于2012年,造价为1480万美元。获得这个奖项的还有Diamond & Schmitt事务所和Zeidler合伙事务所。

     水上中心还有一个相关的中央公园,计划在2013年建成,公园将把水上中心与城市环境交织在一起。
  水上中心被看做是一座公园的楼阁,底部是全开放的,并在大厅上方设置了背鳍般的天窗。这是加拿大第一座采用不分男女性别的更衣室的建筑,其目的是提高整个建筑的开放性和可视性。水上中心的主泳池大厅采用了滑动玻璃门,能够进入到公园一侧的露台。

     水上中心是按照多伦多市绿色开发标准设计的,安装了能源供应系统和蓄水池,后者可用来管理场地上的水资源。高性能的机械和电子系统也有助于能源控制和水池除湿以及热回收。泳池大厅实现了天然通风,并利用打开的玻璃滑动门来营造适合的温度环境。
  水上中心的内部空间简洁明了,开放而具有趣味性,十分吸引人。它将成为吸引周围邻里的一个重要的市民建筑。

 

Miro Rivera改造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座1917年的平房

September 22, 2013 Views
Comments 1

   对于建筑师来说,改造一座由户主设计或更新的私宅是最复杂不过的项目。不过对于美国奥斯汀的Miro Rivera事务所的Miguel Rivera来说,改造自己的住宅是轻车熟路的一件事,也证明了该事务所为什么能够获得如此多的赞誉。

   这座住宅原建于1917年,是一座平房,房间面积不大,窗户也很小。改造后,大幅玻璃板嵌入到立面上,并增加了一座新的附楼,向后院的池塘打开。附楼安装了落地滑动玻璃板,能够与外围空间连接在一起。附楼粉刷成白色,与老楼区别开来,后者是用绿色粉刷的,与场地上葱绿的植被色调吻合。

   Rivera表示,该项目的主要挑战是场地的局限,50英尺的狭长地块种植了很多橡木,而且周围也是历史性的邻里。新旧建筑之间的转换亦花费了很多心思。

  内部空间的白色装饰和拉美风格的艺术品沐浴在自然光照中。入口处进行重新定位,但保留了原有的嵌板屋顶、木质窗框、装置以及松木地板等。

 

阅读全文室内设计室内设计  

法国Alesia博物馆和考古公园

September 18, 2013 Views
Comments 1

      该项目地处法国中部的一个考古场地,纪念公元前52年凯撒与高卢人的战争。新博物馆重新塑造了战场和工事,对该地区做了历史性的诠释。这片地区包括几个分散在山谷里的场地和一座小小的中世纪小镇。

      项目中建造了两个独立但又相互联系的建筑。第一座建筑是8000平方米的叙事中心,地处小镇下方当年罗马军队所在的田野中。第二座建筑是将来要建造的博物馆,位于小镇上方的山顶上,当时被高卢人所占据。当地政府和历史学家希望两座建筑尽可能融入到环境当中,显得不那么突出。游客能够像高卢人那样俯瞰周围的景色,而且景观的设置尽可能还原当时的那场战役。

      由于叙事中心处在战场上,因此它更要与环境直接联系。屋顶种植了300棵桦木和橡木,看上去就像当年法国军队观察平原时那样。建筑的立面采用落叶松做成的格栅,这在当地也是很普遍的。里面看上去很像是罗马军队常用的防御工事,尽可能采用当地可利用的材料搭建。木材降低了大型玻璃立面折射进来的阳光热量,还能透过格栅看到外面的战场。

 

奥克兰理工大学课室

September 18, 2013 Views
Comments 1

建筑师:RTA工作室,Richard Naish
地点:新西兰,奥克兰
面积:1750平米
年份:2009
摄影:Simon Devitt

客户要求设计两个的授课厅,大的可容纳300人小的150人,两个都有多功能厅,展厅,和功能性空间。概念促使两者在建筑形态方面相对有了比喻性的对比,地貌与天空。

地貌屋有两个课室,地貌从火山地质结构中升起(深埋在地表之下)。两个课室中小一点的那个向外滑出。山洞一样的形态给予建筑在形态属性上得以满足室内的高科技视听课室的条件。

天空楼以云的形态压住地表和高原,其内包含多功能空间。似漂浮的屋顶使得楼宇功能多变,便于墙体和家具的排列。屋顶锯齿的形状令自然光可以透过云朵射入室内空间。
建筑寻求奥克兰所处的环太平洋圈独特位置和背景的共鸣,还有奥克兰当地文化与建筑所处地块的价值。
地块地貌由于火山运动之后的沉积岩变质岩构成。这也在周围留下了层层致密的地质结构。

这座楼使用了大量的可持续环保概念,混合式通风,再生地砖,雨水收集,低能耗照明,被动式太阳能设计,展示了许多低能耗材料。

 

比利时Schaarbeek体育馆

September 17, 2013 Views
Comments 1

       体育馆是城市和社会活力的一个重要因素。体育馆成为年轻人,尤其是很难找到其他娱乐设施的年轻人的一个社区的地标。
  比利时Schaarbeek体育馆就成为公共空间和使用者的一道纽带,也是凝聚当地年轻人的一个社会场所。

体育馆坐落于历史上的上层区域,有着均质化连续的建筑正面,界定了公共和私人空间的清晰界线。尽管如此,体育馆的布局还是跳出传统束缚,对应了现在的社会和多文化的特点。利用前庭中的穿孔金属板,公共和私人空间又变得模糊,随着用户走近,乳白色的穿孔卷帘缓缓升起,露出了开放式的前部娱乐设施和后部的高性能的聚酯立面。在体育馆开放的时间里,卷帘是折叠的,将公共空间延伸到了场馆之外,与街道形成紧密联系。而且折叠的卷帘还形成了一道门廊。

      聚酯立面营造了建筑内外一种单一自然的氛围,底部大型的窗户增加了前部半公共空间和后部公共空间的视觉联系。后部设置了攀爬墙和各种娱乐设施等。

 

瑞典马尔默火车站

September 17, 2013 Views
Comments 1

       Sweco事务所和KHR事务所在瑞典马尔默(Malmo)的市中心设计了一座独特的地区和通勤火车站。预计每天的乘客超过3.7万人次,使之成为瑞典第三大繁忙的火车站。

      Triangeln车站很好地融入到城市环境当中,从很多地点都可以步行抵达,如办公地点、住宅、购物中心、文化场馆、餐饮和娱乐区等。它将成为一个地方、区域和国际性的交通枢纽,也是具有很高可持续性的项目。
  车站建在25米的深度,如同挖掘出的一个石窟。候车大厅长250米,有一道中央站台,两条轨道和两个入口。沿着车展中央挖掘了一条小型的隧道,然后用大型的混凝土柱子支撑站台。这条中间线的两侧挖开石灰岩,形成了车站的圆形外观。

入口引入到城市景观当中,北入口处是St. Johannes教堂,南入口处是马尔默大学的齿科系。两个入口的设计是统一的,尽管有着不同的几何形状。入口立面完全用结构玻璃系统搭建。承压的钢构部分是自我支撑的,也是设计中的关键元素。

      Triangeln火车站面积约为9500平方米,造价超过了10亿瑞典克朗。

 

狭长的房子

September 16, 2013 Views
Comments 1

设计师:Anderson Lee

地点:顺德,佛山,广东,中国
设计者:Anderson Lee

设计团队:Yung Sai Chun, Bart Kwok, Ronnie Chui
面积:670平方米
年份:2012
摄影:Hunga Chan
•     中国,佛山,Anderson Lee事务所,住宅类项目

客户想要在顺德的郊区建设一座小型的度假别墅。户主想用这个房子来展示自己收藏的Bruce Lee的纪念品,这位Bruce Lee的家族历史也可以追溯到顺德。

这块梯形的地形,自西向东逐渐收小,用地面积是670平方米。这块地皮是唯一的居住社区内最后一块即将建造的土地。在地块的南侧边沿有显著的9米的地形高差,形成一处小型的悬崖。除此地外,都是一些两层的当地本土房屋以及现代的高层住宅。基地的北侧正朝着安静的居住小区的背面。

考虑到这座建筑既有短期的住宅功能(度假别墅)又有半开放的性质(展示的画廊),设计师将建筑的体量分为既分割开来又相互联系的两个部分。沿着基地的南边布置画廊的空间,形成一视觉上的锚的形态,并在前方设置景观花园的手法定义居住区的边界。考虑到展出的展品,大多都是珍贵的电影海报,这些海报对自然光线非常敏感,我们很小心地沿着深远的画廊布置创库,从而保证阳光能够精准地照入。与此同时,这些窗子也形成深远的视觉效果。

毗邻画廊的部分是生活工作室。主卧能够俯视两层高的起居室,在起居室内可以直接走到花园之中。通过墙体的围合以及延长的混凝土体量形成的私密感使得花园的开放度得到控制。这里,是一处花园同社区的视觉上的缓冲。

外部采用清水的木板和混凝土来体现Bruce Lee的一个重要思想:没有规则就是规则,没有限制就是限制。

 

阅读全文室内设计狭长的房子  

绿色灯塔

September 16, 2013 Views
Comments 1

建筑师:Christensen & Co Architects
地点:哥本哈根,丹麦
面积:970平方米
年份:2009
摄影:Adam Mork
•        丹麦,Christensen & Co. architects Copenhagen 事务所,教育类建筑

绿色灯塔是丹麦第一家中和二氧化碳的公众建筑,同时它还是哥本哈根大学科学院教职人员的居住地。建筑环绕式的形态和立面调整型的百叶窗反应了太阳运动的轨迹。太阳,作为能量的主要来源,是这座新建筑背后设计概念的重中之重。绿色灯塔的设计建立在一系列的能源概念的实验基础之上,包括了一些供给的组合,有区域的热量,光电,太阳能还有冷流和季节性的能量储藏。70%的能源减耗量是直接来自于建筑设计的合理。太阳是能源的主要来源,建筑环绕式的形态和立面调整型的百叶窗反应了太阳运动的轨迹。建筑师迈克尔克里斯滕森,同时也是Christensen & Co. architects事务所的创立者如是向我们解说这座新建筑的设计理念。

为了实现减碳的目的,许多绿色设计的手法都被综合运用。从而给学生和全体教职人员提供了一处全套的健康的室内环境。建筑本身也是以最大化利用太阳能资源为目的。透过仔细排布的VELUX天窗、Velfac玻璃窗还有充足的庭院,大量的日光和徐徐微风进入到室内。最终,那些明显地融合起来的艺术技术都得到了运用——热量回收系统,光电板,太阳热能,LED光照,阶段变换的材料还有地热能等技术都被融合入这个设计之中。

这次的能源理念包涵一种新型的运用区域热量来操作热能泵的手法,用区域热量代替电能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同时,由于区域热能是一种可再生能源,区域热能的运用还能确保能源更高效的利用。这套能源概念保证了太阳,这一可再生能源的最佳利用方法,既可以在夏天制冷,也能在冬天提高泵的运作效率。这套概念通过南向的窗子,利用太阳能给地板供热同时可以在土地下贮存。

热能泵可以保证建筑内太阳热量、地热还有冷循环系统的正常运作。这一点强调了区域热能的利用,而且只会在没有太阳热能储蓄的时候才会启用。房间的热量理论上由35%的太阳能,55%的热能泵,剩下的直接来自于区域热能的运作系统。而大部分提供给电灯、通风还有泵的运作由屋顶上45平方米的太阳能电池提供。建筑消耗的能源大约有50%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同时,再加上一些低能耗的设备,与传统的建造方式相比,可以节省80%的能源消耗。

中央的核心部分为公共交流提供一处空间,同时这处地方还是贯通建筑的通风采光的通道。其他的房间还有设备房间都围绕这处中心的空间布置,透过天窗,人们可以感受到建筑外太阳的变换。建筑的设计理念就是日晷,是自然界的光信号主题。作为一个外观绿色的建筑,绿色灯塔同时是校园北区的标志性建筑,是在该区域中心位置一个可见的,可辨识的建筑。

去年于11月,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该建筑是可持续建筑的典型案例。科学、技术还有创新部长,Helge Sander说道:每一个参与绿色灯塔的设计人员都应感到非常骄傲。这座建筑是一个时髦的,模范式的,环境友好的构筑物。这在即将到来的丹麦的气候峰会上帮助锁定关注的重点。与此同时,这座建筑也是对其他大学还有建造者的促进和鼓励,也对可持续建筑解决方法的工业建造基础知识颇有贡献。

 

分页:[«][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