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动化校园生活空间探讨

January 17, 2014 Views
Comments 4

       代号[9]是帕特里克舒马赫(扎哈哈迪德的合伙人)校园空间的概念设计。该建筑方案试图借助一个空间架构来规范和适应校园生活,通过具体的建筑形态变异来体现设计师对校园生活理念的认知。

       

Loft 的前世今生

January 17, 2014 Views
Comments 3

        LOFT,字面意义是仓库、阁楼的意思,但这个词在二十世纪后期逐渐时髦而且演化成为一种时尚的居住与生活方式时,其内涵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词汇的最初涵义。

        

北欧的理性与非理性

January 16, 2014 Views
Comments 2

       20 世纪90 年代中后期,我在赫尔辛基学习建筑学,那期间我碰巧赶上了建筑行业的危机。那时的芬兰正经历着经济萧条,那种经济瘫痪不像现在的希腊和葡萄牙,建筑师的就业率低得可怕:在我进入大学的5年前,约有60% 的建筑学专业学生找不到工作。只有寥寥无几的新项目被提上日程,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公寓楼,就是施工企业很喜欢的那种单调重复性建筑。

午后,大树下的煽情设计-大料建筑事务所

January 15, 2014 Views
Comments 3

   “‘大料一种烹饪必备品,虽不是价格名贵,但在人们的生活中不可或缺。初见大料工作时的刘阳如是说。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来自大料工作室的部分设计作品有建筑设计、也有艺术设计作品,点滴生活设计感悟,意犹未尽中。

生命中喜欢过的——雅克•赫尔佐格&皮埃尔

January 14, 2014 Views
Comments 2

       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JACQUES HERZOG & PIERRE DE MEURON),在中国可以说家喻户晓,因为他们的作品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项目,伴随着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欢呼声,带着中国人的骄傲也响彻了全世界。

       

金色皇宫酒店-GOLDEN PALACE

January 14, 2014 Views
Comments 2

该建筑原是拓路保险公司总部的一部分,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身披石料,在都灵小有名气。2006年,意大利SIMONETTI & ASSOCIATI对它进行了改造,设计师尊重建筑的理性主义风格和特性,配以更加柔和的室内陈设和现代特征。结合对现代奢华的追求和受都灵冬奥会的启发,设计师在大厅大量使用金银铜质感的材料、家具和艺术装置。前台接待处后,设有艺术大师Fabrizio Plessi的石雕作品。

“不务正业”的建筑大师—阿诺•雅各布森

January 13, 2014 Views
Comments 2

       不务正业似乎总带有贬义色彩,不过用在一些建筑师身上,却也不过分,因为他们除了设计建筑,还做了很多建筑以外的事儿,今天跟大家分享的阿诺雅各布森。

       

热那亚Bentley酒店

January 13, 2014 Views
Comments 3

该项目的前身是一家钢铁厂的行政总部,由建筑师Giuseppe Crosa di Vergagni设计,原建于1929年。2007年,意大利SIMONETTI & ASSOCIATI对这座老建筑进行了改造,设计保留了原有的建筑特性,尤其是主立面、具有纪念意义的楼梯、八角形的主入口及入口处的多色大理石地面。室内陈设与装修倍显舒适独特,设计师在主要区域尽可能的打造开阔空间以确保酒吧和餐厅最大化的视觉渗透。客房分别分布在6个楼层,最高层拥有13个全景套房和一个总统套房,总统套房俯瞰大海,享有游泳池和极可意水流按摩浴缸。每个房间都配有该酒店的特制家具,还铺有橡木地板。

反叛与自由—伦佐•皮亚诺

December 30, 2013 Views
Comments 2

       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的创作思路和作品让人有种看三维立体画的感觉,第一面远观的整体印象并不足以充分理解他,但当你贴近了再离远了去看他,似乎才能真的看到作品背后的深意。和许多大师一样,他有超强的动手能力,但也有独特的个性。
       今天,跟大家共同分享的是来自伦佐皮亚诺的自我剖析:

       

返璞归真的完美—彼得•卒姆托

December 24, 2013 Views
Comments 3

       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作为2009年普立兹克奖的获得者,相对于其他获奖者而言,虽然他的作品数量较少,且规模较小,却总给人有特殊的感官享受,也因此赢得了众多业界人士的青睐和追捧。看着他的作品,心中不禁油然而生两个词:返璞归真和完美。卒姆托获得普立兹克奖后,一些媒体称他为预言家,因为正值摩天大楼、奢华建筑在全球纷纷停工。
       就卒姆托看来,自己获奖反映了建筑界一种新方向,即返璞归真;这也反映了传统意义上的建筑学,即做东西——这种意识正在回归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来自彼得卒姆托的自白:

       

分页:[«]1[2][»]